英俊潇洒八戒er

何不潇洒到尽头

【楚白】带娃日常2

2


论时辰客栈早应开张迎客人了,但实际上的情况却是除了上学去了的莫小贝,客栈几人都落坐长桌一侧,个个一脸严肃的望着对面的白展堂与楚留香,就连平日里总奈不住安静的郭芙蓉此时都是沉默着不发一言。

 

郭芙蓉其实总觉得这人有几分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似的。不过一时半会儿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于是只好皱着眉头不时抬头看一眼楚留香,搞的一边的秀才重重哼了一声,被大嘴一手肘怼了过去才作罢。

 

于是这份沉默又平白持续了半柱香的功夫,盗帅毕竟是有足够的耐力,叫这几人盯了许久也未觉出什么不自在,陪楚浩轩玩的乐乐呵呵,完全没有打算先开口的样子,于是最后终是掌柜的忍不住问道:“展堂,这位是——”

 

他俩齐刷刷开口:“这我乡下亲戚小楚。”“在下楚留香。”

 

话音刚落,白展堂便狠狠瞪了楚留香一眼,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被瞪那人却无一点自觉似的,摸了摸鼻子笑了出来,一副温温和和的样子。

 

客栈果断又陷入了一片安静。

 

然后这安静便被一片尖叫给打破了。

 

郭芙蓉激动的要命,恨不得隔着桌子握住楚留香的手——不过半道被秀才拦了下来,但仍坐在座位上非常之不镇定的道:“原来是你!我说怎么这么眼熟!”

 

楚留香笑:“原是在郭小姐生辰上见过的。”

 

佟湘玉皱眉:“干什么呢!都坐下,也不怕人笑话。”她转头看向楚留香,用上了标标准准的普通话:“不知盗帅来我们这小小客栈,是有何贵干?”

 

楚留香继续笑:“是来寻小白的。”

 

他说罢便扭头看白展堂,眉毛向下弯着,委委屈屈的样子:“小白,你怎能就这样抛弃我了?”

 

白展堂说:“……”

 

他还什么都没说出来,就叫客栈几人齐刷刷的嘘了起来,把他想说的又全噎了回去。楚留香只觉得好玩儿,于是仍维持着那副委屈的面容,一脸难过的看着他,只是眼睛里还带着笑意,明显是恶作剧的样子。

 

楚留香生的是好看的,也正是因为好看,这些年里不知骗了多少小姑娘。当初的白展堂看了他这张脸也会禁不住心软。

 

不过他现在已经不大吃这招了,毕竟一个人生的再好看,看上个五六年也是会看习惯的。就像是街角的徐掌柜与妻子,明明是一个俊俏一个美,却两看生厌偏说对方长的不尽人意,天天闹着要和离。

 

他俩现在倒是还没处在这么严重的阶段上,不过也有几分看习惯了以后心动的小情绪不多了的意味。

 

 

 

白展堂刚到客栈时时常会梦见刚认识楚留香时的场景,后来时间长了也就没再梦见过了。直到楚留香领着楚浩轩来客栈的前一晚——他却又梦见了,因而去给楚留香开门的时候心下还怀疑是否仍在梦中,迷迷蒙蒙。

 

白展堂那时偷到了青楼老板许翠容的屋里,正拿了据说价值千金的夜明珠准备离开,就被背后不知站着看了他多久的楚留香给逮住了,一双手被楚留香用姑娘用的纱巾给缚住了,人又被按到了桌边坐下,脸上面罩也被拉了下来,露出白白净净一张脸。

 

白展堂年轻时是很好看的,面嫩,又秀气,侧脸简直像个女孩子。许翠容见了这小贼面容也禁不住笑了出来,涂了蔻丹的指甲戳了戳白展堂的脸:“香帅你瞧,这还是小孩儿呢。”

 

白展堂又惊又疑:“你是楚留香?”

 

白展堂此时刚得到盗圣的牌子,还不大出名,正是十六七岁的年纪。而楚留香二十,名气虽及不上后来,但也是因偷了九龙杯而名声大噪了。因此他是听说过楚留香的名字的,尤其小姬崇拜这人崇拜的紧,他更是被灌输了楚留香如何如何厉害的信息,心里也有那么些隐约的羡慕。

 

不过也是,哪个贼不羡慕楚留香呢?

 

楚留香笑:“正是在下。翠容,这位可不是什么小孩儿,这是盗圣白玉汤。”

 

白展堂一愣:“你怎么知道?”他问完就反应过来了,一摸自己腰间,盗圣的牌子果然是被摸去了,他咬咬牙,干脆眼睛一闭一梗脖子,慷慨就义似的道:“要杀要剐随你们吧!”

 

许翠容两个指头捏着他脸颊的肉,笑的直不起腰,连说他有趣。楚留香也叫他逗的摇摇头:“你倒是有意思。我杀你做什么?”

 

“……”白展堂睁开眼:“那你是要放我走吗?你看,咱俩也算同行,你也懂得呀,这行现在真不好干啊,你不如把我放了吧,我下次绝对不偷翠香楼了!我保证!”

 

楚留香存心逗他:“这你可不能问我,你去问问容姑,你问她要怎么罚你?”

 

许翠容迅速敛了笑意,清了清嗓子,思考片刻——

 

“我看你长的不错,留在楼里当个打杂的吧,当一个月,我就放你走。”


tbc


马上小白就可以穿女装啦哈哈哈哈哈好开心(。

评论(1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