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南山南2/四十年夫妻/叶修死亡 老年韩叶

叶修在睁开眼睛,面对着一片浓雾一样化不开的黑暗时,是很清楚的知道他是已经死了的。

他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却有些难受,心里堵的发疼,好像有一块地方缺失了似的。

接受事实是一方面,但求生欲是另一方面。活着总是比死了强,至少——

至少他活着一天,就能看到韩文清一天。

和他一路走来的所有人都已经不在了,只剩下韩文清一人,带着执着,背靠背与他站在一起,全力以赴面对着一切。

他突然想起了家里长辈说过的话。能寻个人伴自己终老,终归是件难事儿。

“混账哥哥!”

叶修正摸向兜里烟盒的手停了下来,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周围突然由黑暗转为明亮,眼睛还不大适应光亮,他只能隐约看到模糊的光点里,有个人影狠狠拍了下地面。

“居然拿着我的行李走了……”

叶修愣愣的看着,好不容易看清了面前一切,转而却又被泪水模糊了视线。

面前那人,正是叶秋。

几十年前,刚刚发现被他拿走行李的叶秋。

叶修看着这个少年坐在地板上望着窗外,逆着光,周身有些虚幻的淡金色。

“……虽然是个混账哥哥……不过如果你能替我看看外面……也不错。”

叶秋的声音很轻,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叶修的眼泪瞬间像断了线的珠子,蓦地全都涌了出来。

这个人只不过十六七岁的年岁,明明身形瘦弱却又替他承担了那么多。

叶修闭上眼,任着自己抱住叶秋不顾一切的发泄着情绪。

他突然想起了叶秋去世时的样子,戴着氧气面罩,容颜疲倦,只有那双眼似乎和往日一样的神采飞扬。

然后,他亲眼看着那眸子里的光渐渐陨灭,伴随着已经停止了的呼吸。

他是叶秋的哥哥,理应他去照顾叶秋。这么多年却一直都是叶秋护着他,他什么都做不了。

无法帮他,只能看着。

看着他在生意场上奔波,看着他为了妻儿疲惫。

甚至是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左右不了任何。

叶修猛的发现怀里的人渐渐消失,陷入那一团渐远的光斑里。在黑暗里代替出现的是苏沐秋。

苏沐秋正站在马路一边,表情淡然,叶修却一瞬之间瞪大了眼。

“不要过去!!”

叶修呼喊出声,那人却恍若未闻,继续向前走着,向着他本该承受的命运。

“不要走了……不要走……”

一个生命消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容易到湿了眼眶的终归只是入了戏的人。



叶修渐渐的只能木然的看着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如过电影一样的闪现着,嗓子哭哑了,手指连颤动一下的力气都已消失。

最后,他看到了韩文清。

韩文清正坐在那个江南小院里,他与叶修的房间里,攥着个淡绿的信封哭着。

撕心裂肺。

叶修眨眨眼,本以为泪水早已干涸,却发现仍是有冰凉的液体从脸上滑落,滴滴答答的坠到有些落了灰的木质地板上,嵌入裂纹里,慢慢隐去。

他用尽了浑身气力抱住了面前身形明显消瘦下去的男人,将头埋在他的肩上,泪水润湿了这人的肩头。

他想起以前自己心血来潮去学吉他,韩文清竟然也陪着他。可惜叶修没什么音乐天赋,倒是韩文清先学会了。

后来耐不住叶修总缠着他要他唱歌,便抱着吉他给他唱了首南山南。

歌词很长,不知韩文清是如何记下来的。叶修后来找到那首歌后反反复复听了许多遍,也只记住几句。

自己这一生,三分之二全都与这人相伴,却仍是只能离去,什么色彩都留不下。

这个人早已嵌入他的生活,消不去散不开,一团浓重的雾气。

他一遍一遍唤着韩文清的名字,用有些颤抖的带着皱纹的手轻轻描摹着对方的五官。然后看着自己的身体渐渐透明,快要消散。

叶修垂着头,突然笑了笑,认真看着韩文清见老了的容颜,轻声说着。

“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和你再过个五十年。”

“可是时光不允许。”

叶修低低的说着,断断续续。

“我一直很感谢你在我旁边,陪了我这么多年。”

他的身形渐渐散了,融进了光里,似乎也变成粒普通的无法再普通的灰,在空气中沉浮飘落。

房间渐渐归于了平静,只剩下韩文清一人的身影,在空旷的屋子里低低哭着。

生活还在继续,是韩文清,也抑或是其他人。

苏沐秋的生活停止在了年少,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停止在了中年。

相伴一生本就是梦,一人离去一人白头却是真实。

这个梦,穷尽一生的萧条岁月,最终大梦初醒,荒唐一生。

时光苟延残喘无可奈何
走上一生只为拥抱你
南山南,北秋悲

end

这篇是@请叫我神烦大人_(:3」∠)_的点文,因为只说要韩叶我就写了个南山南2。
之前发过一次,又删了,因为改动了一下。
本来叫北秋悲,改成了南山南2…因为我还想写个关于叶秋的北秋悲…
文笔平淡,修修改改也改不出虐。
其实我觉得南山南1我写的也不虐呀哈哈哈也有可能是我虐点怪
这一篇和南山南1衔接不是特别大昂;3
那么非常感谢阅读到这里!!下周见><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