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2015622】疼的时候闭上嘴

现在是北京时间八点整,我眼前有一串钥匙和两个我妈出去锻炼之前包的两个粽子。

然而这只能让我咽着口水干看着,我的手疼的让我很想剁了它,而未结痂的伤口让我根本无法动动手去扒开面前的白粽子。

关于这个动一下手指就会牵扯到皮肤而流血的口子,它是那串有点生锈的钥匙链搞的。我前些天去逛街时和朋友一起买了个大白的吊坠,价格实惠做工一般,在刚刚,最多五分钟前划破了我的手。

我是很怕疼的,然而我没发出任何声响也没做出任何像是很痛苦的表情。我家的教育比较非同寻常,它的主旨是不哭的孩子有书本看——对,我小时候喜欢看书,姿势还不太正确,这造就了我的高度近视。因此我在任何艰难险阻面前总能咬着牙过去,就算哭也就是偷偷摸摸的哭两秒,刷刷微博就过去了。

我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十几年生命里一直在致力于给人树立一个我坚强勇敢吃苦耐劳的形象,我会告诉别人我很多年没哭过了,也会告诉别人我根本不怕疼,或是会在别人以为我很难过——其实我的确很难过的时候对他说:“没事儿,我是在思考我为何这么丑。”

然而这些形象跟我其实屁关系没有,所谓装的久了就会自然这个理论在我身上丝毫没有得到体现。实际情况是我怕疼怕得要死,好吃懒做还恐高恐尖锐恐一堆乱七八糟的玩意。

说实话,我真不想把我的弱点全露出来,这太丢人了。

另外一个实话是,我也是有少女心的,我真不是完全糙汉。

现在是北京时间八点四十,我刚刚用右手扒开了粽子,别说,还真挺好吃。

评论(8)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