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叶】在我暗恋你的日子里(一发完/高中Paro

后来王杰希再次回想起那个昏昏沉沉却又带着微弱光亮的夏天,记得最多的还是叶修的白衬衫和对方颈子上几点极小的痣,以及他在高考这个分界点后对他说出的告白。

说起来,他并不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而且当时已经打好了草稿。可那寥寥几句话却说得磕磕绊绊,连他自己听的都觉得好笑,却让两个少年都憋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尤其是叶修。”王杰希点起根烟笑着对我说:“说实话,他有点病态的白,脸一红简直不能再明显。”

我盘着腿坐在地板上,想了片刻后问他:“那你当时是怎么说的?”

王杰希眯起了眼睛,我这才发觉这个人有些大小眼,虽说不影响整体,却还是有些减分。沉默就这样一直保持着,直到我想要换个话题时,他才很慢很慢的说:“Я люблю тебя не потому, что ты какой человек, а потому, что мне нравится с тобой.”

我愣了半天,才听明白他说的是俄语,而事实上我对俄语的认知只停留在入门阶段,因此只听懂了一句我爱你,其他的根本没听懂。

他对着我微微勾了勾唇角,弯出了一个暖融融的弧度:“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一个怎样的人,而是因为我喜欢与你在一起时的感觉。”

“真浪漫啊,我未婚夫要是这么浪漫,我肯定早就嫁他了。”我忍不住感慨:“你那时候为什么会想起用俄语告白?”

“因为当时学校里会俄语的不多,班里只有我们两个初中的学校要求学俄语,这样就只有我们两个能听懂了。”

“学俄语啊,那应该很痛苦吧。我以前学过一阵子,很难的。”

于是我看见他突然捂住嘴笑了出来,似乎很开心的样子。却又笑出了眼泪,声线颤抖着发出几下从喉咙里溢出的声音,身体弓的像煮熟了的虾子,弧度脆弱的吓人。

“没事吧?”我递了张纸巾:“杰希大神,你怎么了?”

“没事。”他摆摆手,不甚在意的样子,漫不经心的道:“想起了些事情。”



“学校怎么会要求学俄语这种东西?”

叶修嘟嘟囔囔,修长的手恨恨的握着笔用笔尖一下一下戳在俄文书上,似乎能解恨似的:“这玩意有用吗?我又不去俄罗斯生活。”

王杰希没回话,而是拿过他戳书的笔冲他晃了晃:“你就算撕了这本书也没用,还是得学。”

叶修趴在桌上哼哼唧唧,有点肉乎乎的娃娃脸被桌子压的变形,连带着嘴巴也嘟成了个索吻的模样,惹得王杰希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腮帮子,手下用了几分力道,捏的人皮肤红了起来。

“靠,大眼你不厚道啊。”叶修兔子似的蹦了起来:“明知道哥牙疼还捏!”

“这周赶紧跟我修牙去。”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伸出两根手指把叶修想要反驳的嘴巴捏成鸭子嘴样儿:“别嚷嚷怕疼,长痛不如短痛。”



“你牙疼过吗?”王杰希停止了思考,冲我温和的笑了笑:“就像求之不得一样,都想着长痛不如短痛,可实际上呢,该怕还是怕。”

我仔细想了想,然后道:“我小时候牙疼,我爸扯着我衣领把我揪到了牙医面前,也不管我哭的快断气,那时候感觉真是没爱了,现在却觉得长痛不如短痛是对的。”

他保持着微笑,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是吗。”



“你没听医生说?再不拔牙你非疼死。”王杰希眉头皱的老高,一个人走在前头,也不回头望他一眼:“你能不能注意点身体。”

“这不有你呢吗。”叶修紧跟在他后面双手插兜晃晃荡荡走着,宽大的白衬衫穿在身上显得他更瘦了些。俩眼睛还有点泛红,带着鼻音撒娇似的哼哼:“大眼儿你不用那么担心,我心里有数。”

你有个屁数。

他在心里默默嘀咕了一句,却在回头时望见对方低眉垂眼一副可怜样儿时噎了回去,在舌尖绕了绕,说出口的变成了心软的话。

“看你可怜,晚上请你吃关东煮。”

对方一双小狗一样湿漉漉的眼睛瞬间变成了狼狗样儿,恨不得摇摇尾巴表示喜悦,蹦起来趴到了自己后背上乐:“大眼儿今儿又帅了!”

他从鼻腔里挤出了哼的一声:“你也就这时候嘴不欠。”

“嗨,哪能啊。”叶修维持着趴在他背上的姿势不动,轻轻摆了摆手:“我在接别人情书的时候也嘴不欠——哦对,今天那个,你认识吗?”

王杰希想了想:“五班那个?长得还行。你喜欢她?”

“没——就觉得她挺合我脾气。”叶修咳了咳,摸着自己的鼻子笑的双颊红扑扑。

骗人。

王杰希垂了垂眼睛,你分明喜欢她。



“知道人生三大痛苦的事吗?”他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和烟,却并不点燃:“第一件是终其一生的单恋,第二件是告白而无果的爱情,第三件是爱而不得的人。”

我腿压的微微有些麻木,于是伸直了双腿,继续听他讲着这个干净的掺不进一丝杂质的故事。

他在讲这个故事时,仿佛整个人都有了光彩,身后的阳光给这个男人身上染了一圈光,连带着脸颊上细小的绒毛和呼吸带起的起伏一起都变的温暖的如同记忆里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

我突然想起了我的未婚夫,一个平日里懒散的要命的男生,我却偏偏觉得他好看的要命,连手指都修长秀气。

恋爱中的人恐怕都是这般吧,看自己喜欢的人永远哪里都好。



等到俩人上了高中,叶修也和那个“五班长的还行”的女生在一起了,王杰希强压着心里淡淡的不舒服同人说:“你对人姑娘好点,别整天不见个人影就知道出去走走走吃吃吃睡睡睡。”

“放心,我对我喜欢的人一向好。”

王杰希闭着嘴没回他,低头做着手里厚的似乎永远做不完的练习册,心里的酸涩感涌出胸腔直达喉头,难过的像是小时候家里养的宠物丢了时自己的感觉。

后来那姑娘和叶修分手了,理由是叶修对她不够好。

“哥就差把心肝脾胃肾掏出来给她了。”那时候抽烟还很青涩的叶修拿着点燃的烟抱着酒瓶子哭,尖尖的下巴搁在王杰希肩膀上,硌的他有种想要把面前这个人揉进怀里的冲动。他却只是轻轻环住了对方细瘦的肩,隔着薄薄的一层衣服,摸到了蝴蝶骨。

烟灰顺着叶修的指尖掉到了王杰希的腿上,隐约的撩起一点疼痛感,连带着他的心口似乎也有些疼。

你不用对我那么好,我也会把心肝脾胃肾掏出来给你的。

可惜你不喜欢我,也就不会对我好。



我沉浸在了这个过分美好的故事里,眼前似乎也出现了两个少年影影绰绰的痕迹,忍不住同年少时的王杰希一起难过开心起来:“分手了好呀,你可以追求他啦!”

他瞥了我一眼,神色淡淡,语气透着一股子漫不经心:“你当他是同性恋呢?”

我有些惋惜:“那你也可以偷偷追他呀,我就是偷偷摸摸追的我未婚夫——哦对,我未婚夫和你说的叶修很像,也姓叶,不过肯定不是一个人啦,他没你说的那么好,而且也不怕拔牙。”

对方有些哭笑不得,轻轻摸了摸下巴上冒出的胡茬:“你真当世界大同呀,那时候哪敢啊,同性恋如果被学校知道说不准要开除的。”

我更加惋惜了:“真爱万岁。”



和“五班长的还行”的妹子分手了以后,叶修似乎也突然收敛了心性,每天安安静静跟着王杰希上课下课,把班主任乐的够呛,心道这么多年苦口婆心地劝说终于起了作用,离高考还有一百天这孩子总算开了窍了。

王杰希倒也没说什么,他倒觉得这样挺好,这个人离自己最远的距离是一米,上铺与下铺的关系,伸出手就可以触碰的到。

所谓的一百天过得飞快,眨眼间便到了高考,接下来的情节便是如文章开头所说那样了。



我有些心急的望着老神在在的王杰希:“后来呢?后来你们在一起了吗?”

“后来啊……”他眯着眼睛将手里捏着的烟丝捻成了粉末,落了满地。

又是一阵沉默,等他再度张口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我的未婚夫。

“哥到楼下了,下来呗?”

我懊恼,挂掉电话,暗自埋怨未婚夫电话来得太巧,这故事还没听完,恐怕我回去又要失眠了,又突然觉得我的确该换个手机,这部手机的音量太大了些,周围的人都听得清电话里的内容。为了晚上能睡个好觉,我咬咬牙继续追问:“后来呢?”

“后来啊——后来我们没有在一起,大学报了两个不同的地方,然后我回到了这里。”王杰希笑了出来,那是一种极其释然的笑容,与我见到他以后他露出的每一个笑容都不同:“不过我现在知道他在哪里了。”

我想了想:“那你要去找他吗?”

“不。”他摇了摇头:“他现在很好,和一个好女孩在一起了。”

“一个好女孩?”

“她和你一样,是个很好的人。”

END

大眼的生贺_(:3不虐不甜
















大眼告白的那句话是网上找的,俄文是百度翻译出来的,大家别认真ˊ_>ˋ

评论(1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