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叶/叶修中心】一个包养与被包养的故事03/一对狗男男

操操操姑娘们抱歉!!我刚发现这章标题打差了!!抱歉抱歉!!


“这又是哪个?”喻文州摸了摸身边男孩儿一头细软的头发:“逗的黄少这么开心?”


“还是那个。”黄少天还保持在挂断电话时扬起嘴角的表情,惹得喻文州身边那男孩儿多看了他几眼。喻文州轻笑,低头附在那人耳边说了句什么,那人便凑到了黄少天身边挽住了他手臂。黄少天见这情形扬起了眉梢,转头对着喻文州道:“你这是做什么?不喜欢了就给队友,啧啧啧,这什么行为,怎么还那么多人喜欢你?”


喻文州低头浅浅抿了一口杯中暗红色的酒水没回话,反倒是那男孩子极热情的拉着黄少天坐到沙发上,殷勤的给他倒酒剥水果:“黄少这话说的,喻少爷一张脸可招惹了不少人。”


“你可别瞎说,我们队长可不是靠颜吃饭的人。”黄少天被那孩子逗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叫什么名儿?”


“顾白。”那孩子也乖巧,一双水融融的眼直直瞧着黄少天,白白净净的脸庞在昏暗的灯光下莫名生出了几分媚意:“大家都叫我阿顾。”


黄少天心不在焉似的点了点头,没再接顾白的话,任着对方斜斜倚在自己怀里,突然有些失神。


 


其实问完顾白名字黄少天便后悔了,倒不是后悔问他叫什么,他只是突然发觉了自己那一瞬间的心动是为了什么。


是因为他想起十六七岁时的叶修了,也是素白的面容,说话还不似现在这般气人,时常笑得像只猫一样。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黄少天想着叶修那张苍白的脸,蓦地有些后悔。叶修已经很久没好好冲他笑了,偶尔笑那么一下也是履行义务般,总带着股敷衍。




叶修进来时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


喻文州坐在沙发一边和一个女孩子闲聊,黄少天搂着个长相清纯的男孩子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眉飞色舞,仍旧是话唠样儿。


叶修站门口站了一会儿也没见有人发觉他进来了,只好悄悄摸进去,随手拉了把椅子坐在桌边玩手机。兴许是黄少天和那男孩儿说话声音太吵,也兴许是黑暗里盯着屏幕实在费眼睛,叶修眼睛忽然酸涩了起来,眨了半天眼却缓解不了半分。他想回头问问黄少天到底叫自己来做什么,回头一看黄少天和男孩儿聊的正欢的脸顿时又把话噎了回去。


丫丫个呸的这一对狗男男。叶修咬牙切齿,以前他和人光天化日之下凑近了说两句话黄少天就说他有碍风化,自己在这偷偷摸摸的又搂又亲却又没事儿了,典型的只许官兵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强权主义都没这么玩的


其实不光叶修现在心里不大舒服,屋里剩下那四个人里两都心里不舒坦。黄少天是为了叶修进屋却不跟他说话这举动而生气,顾白则是对黄少天自从叶修进门眼睛就直直盯着叶修连跟自己都是说话心不在焉而不高兴。


最后还是顾白和这两只老狐狸耗不下去了,轻轻锤了锤黄少天胸口道:“那个人是谁?”


黄少天撇撇嘴,漫不经心的回他,手顺着顾白腰肢向下揉捏:“不用管他,让他在那儿待着。”


话音没落,叶修倏地站了起来,转身便要往门外走。黄少天大声喊他:“你干什么去?回来坐着!”


这一声着实有些音量太大了,而且太过突然,吓得顾白剥桔子的手一抖,指甲狠狠戳了进去,一股汁水险些弄到黄少天眼睛里。叶修也明显是被他这一句弄得有些懵,回过头瞅着他,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回他:“禀皇上,我上厕所去。”


我靠。黄少天恨不得咬了自己舌头,只摆了摆手:“去吧。”


 


 叶修出了包厢后直直进了洗手间隔间,解开皮带拉开裤链,保镖站在门口守着,叶修赶紧一手拧开马桶水箱里放着半瓶矿泉水倒进了马桶,一手捏着水箱上的纸条细细看了一遍,顺着水流冲下了马桶。


他拉上裤链时仍在想着纸条上的内容,甚至有人进了隔间也没发觉,被对方搂住时差点吓得叫出来。


身后那人身上淡淡的香味传到了叶修的鼻腔里,那是他前些日子心血来潮给黄少天洗衣服时用的洗衣粉的味道。




tbc




有小伙伴问叶神有没有东山再起的计划,还有叶秋去哪了,叶秋当然是去忙活他和他哥的逆袭辣哈哈哈_(;3下午写乡村爱情故事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