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三角】记闷油瓶回来后的一天

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觉得我现在过的日像是幻觉一样。这个故事经历了十来年,我从一个还算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变成了现在几十个盘口的中年掌柜,连闷油瓶出了青铜门以后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居然都是“你老了”。

 

而经历了这么长时间,这个故事的结局竟然还算不错,实在很令人感慨。小花和秀秀经常腻歪在一起,前阵子见到他们俩,秀恩爱秀的人眼疼。黑瞎子则在北京买了个房子,屋里养了一堆花花草草,死了一大半还非要养,说是当成个爱好。

 

而闷油瓶也没再失忆,就是有点营养不良,我和胖子一致决定带他去北京住,他也没说什么,坐在沙发上捣鼓手里的魔方,他自从出了青铜门以后只要一闲下来就喜欢玩一些益智类的玩具,胖子没少问我小哥是不是为了防止老年痴呆才这样。

 

我说有可能,小哥年纪大了,我西泠印社隔壁那王大爷就是学英语防痴呆。

 

胖子摆了摆手,你可拉倒吧,王大爷不还是得老年痴呆了吗。

 

结果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个梦,梦见闷油瓶子真得老年痴呆了,我和胖子急得不行,还只能干着急。

 

醒来以后我缓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是白天还是黑夜,晃晃荡荡出了房间。

 

 

 

小哥还在沙发上坐着,手里捏着魔方,不转,就那么捏着,视线停在电视上,声音开的很小,只能隐约一点动静。屋里灯没开,又拉着窗帘,整个房间昏暗的很。从我这个角度看,他整张侧脸都笼在忽明忽暗的微弱的光线里,显得一双眼睛闪着些光影。

 

他听见我的脚步声,抬头看了我一眼:“吴邪。”

 

“哎。”我应了一声,点了根烟坐在他身边:“胖子呢?”

 

“买早餐去了。”他又把视线放回了电视屏幕上,我也跟着他看了眼电视,演的是一个挺狗血的电视剧,正到女主角说话。闷油瓶好像又不大感兴趣了,低头摆弄起了魔方。

 

他这魔方玩了快半个月了,也不知道到底拼上没,实在不行我明天把他拆了再安上,给小哥一点自信心。

 

我正想着,胖子已经开门进来了,趿拉着人字拖一屁股坐到了小哥旁边,整个沙发都往下沉了一点,发出吱呀一声。

 

“哟,你俩这是干嘛呢。”胖子把豆腐脑油条放茶几上,一看电视乐了:“怎么的,最近少女心大发了?”

 

“屁。”我把烟掐了,到厨房拿了三只碗倒豆腐脑,想了想又把头探出厨房门:“小哥,要勺儿吗?”

 

闷油瓶正叼着油条,说不出话,就点了点头,头上支棱起来的几根毛晃了晃。胖子在他后面差点笑出来,往嘴里狠狠塞了一口油条才憋住。

 

 

 

“小哥快穿衣服。”吃完饭胖子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今儿带你出去溜达溜达,你来北京这么久胖爷还没带你出去玩呢。”

 

小哥愣了愣,还是听话的去换上了件白T恤,胸口印了几个字母和一个有点幼稚的图案。牛仔裤还有点肥,外套还是那个藏蓝色的连帽衫,要是没一张好面孔支撑着,乍一看整个人就像大学里的理工男。他倒也能忍,给衣服就穿,这么长时间都没说什么。

 

我想了想,转身和胖子嘀咕:“给小哥买两件衣服吧,总不能一直那两件衣服来来回回的穿。”

 

胖子咂了砸嘴:“小哥真是咱国家的好人民,太好养活了,我太感动了。”

 

 

 

小哥身材好,虽然在青铜门里边待的瘦了挺多,但好在个儿高,人长得也白,不少小姑娘眼睛直往他身上盯。

 

胖子再次咂了砸嘴,拿手肘捅咕了我一下:“你也不知道防晒,瞅瞅你黑的,要不胖爷还是把你塞青铜门里面吧,你憋两天,保不齐就憋白了。”

 

我反手捅咕回去:“说得好像你长得白似的。”

 

我俩在一边嘀咕的期间闷油瓶已经被售货员包围了,他一个瘦高条被围在广大女性朋友们中间,仔细看看脸上还有点尴尬,紧抿着嘴不说话。我和胖子互相对视一眼,赶紧过去救场。胖子开嘴炮拉仇恨,我赶紧把小哥从敌军手里抢救出来,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分钟。

 

我和胖子一左一右站在小哥旁边,跟左右护法似的。我瞅了半天,选了家售货员很少的店:“小哥你喜欢哪件咱就买。”

 

说完我就后悔了,以闷油瓶子的性格,就算真有喜欢的,他也不会说什么,绝对是表情都不变一下。我赶紧补上一句:“你都试试吧。”

 

售货员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几位是想选什么样的?”

 

“半袖长袖外套裤子全都要。”胖子很大款的一揽小哥肩膀,打了个响指:“咱们吴老板给钱,小哥你不用替他省着,能穿就全买。”

 

这下连小哥都笑了出来,微微弯了弯嘴角,又很快的将那一点弧度隐了回去。跟着售货员进了试衣间。

 

 

 

出百货大楼的时候已经三点多了,小哥这回换了件灰色的薄毛线衫,紧身的黑色裤子,我顿时莫名其妙有种孩子长大了的感觉,胖子更是上下打量着小哥,最后感慨道:“咱们小哥这么看着还有点像大学生。”

 

我点点头,手机正好来了条短信,是小花。

 

“下个月小花订婚。”我笑了起来:“和秀秀。”

 

“订婚?”胖子很惊讶:“这么快啊?秀秀不是说不想结婚了?”

 

我点点头:“谁知道呢,说不准变想法了。一会儿吃什么?都饿了吧?”

 

胖子一听吃顿时高兴了:“走,咱几个吃烤肉去,胖爷请。”

 

“你大爷的,刚才买衣服怎么不请?”我装着要踢胖子:“小哥,走,咱俩找最贵的地儿狠狠搓他一顿!”

 

我本以为闷油瓶不会搭理我,却没想到他点了点头说:“好。”

 

胖子站一边装哭,揽起我和小哥的肩膀往前走,边走变叫唤:“哎哟喂我的钱哦。”

 

我被他揽的一踉跄,低头看到了我们三个勾肩搭背的影子,在光影下渐渐拉长。

 

这一刻,我突然长长的出了口气,有了一点实感,像是终于走出了幻觉。

 

结束了。

 

我笑了起来,回手也搂住胖子:“走!吃饭去!”

 

[完]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