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Bill】金主【上】


【上】

“你说这个呀?”

Bill笑的眉眼弯弯,一口粤语在舌尖百转千回,硬是带出点温软:“我当然知道,早就知道了。”

对面的女人皱着眉头:“……你到底听没听懂?我说他有喜欢的人,你就是个代替品!”

“而且玩腻了会丢掉。”Bill不在意的摆摆手,含住酒液咽下:“你是第五个这么和我说的,你们真以为我不知道?”

对面的女人终于气的待不下去,拎起包站起来想走。Bill抬头冲着她乐:“拜啊靓女?”

“你!”那姑娘气得浑身发抖,指着他鼻子半晌,最终气的笑出声:“你是真够贱的!”

“那你既然知道项允超有喜欢的人还有我这个贱人,还过来找我,你不是更贱?”

那姑娘彻底被气跑了,马尾一甩一甩,Bill只觉得好笑,嘴里破皮的地方被酒液刺激的带着烧灼一样的痛感。他伸手从兜里把电话摸出来,又将记得熟稔的号码输了进去,手指停留在播出那里来来回回,最终又把手机塞了回去,转而仰着头望着天花板上巨大的吊灯发呆。

眼睛好疼。

Bill皱着眉,想起了项允超,表情晦涩难懂,最终翻出本书遮在脸上,昏昏沉沉的睡去。



他是什么时候发现项允超在透过他看别人的呢?

大概是项允超陪Bill买衣服时,挑的都是些运动装,中规中矩倒是挑不出什么不好,Bill却清楚得很,他自己绝对没穿过这种衣服。

也大概是每次情事后项允超望着他的样子,眼神温柔的要命,可Bill本身太会做戏,因此他看得清楚,项允超绝对是看着另外一个人。

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拼贴到最后就成了一幅完整的画面,Bill渐渐凑出了一个完整的人——一个项允超喜欢的人。

那个人大抵很喜欢小孩子,性格也很温柔。可Bill不是这样的,他最讨厌的就是小孩儿,估计是小时候颠沛流离还得拉扯着Ben的时候对小孩儿产生了恐惧感。

又或者是项允超的手机相册吧,那里面有很多偷拍的照片,来来回回都是那一个人,刘海服帖衣着合体,不似Bill,从前算是顺毛,现在头发长了些,不是中分就是背头,买的衣服也都是最潮的,自然就不管款式如何过分。

要是非要说的话,项允超喜欢的这个人倒有点像Ben。

Bill仰头靠在沙发上,向着茶几狠踹了一脚,他越想越气,长这么大向来是他抢别人的东西,哪里这么倒霉过?

他思索了一会儿,最终拨了项允超的电话,另一手敲打着桌面,发出整齐的叩叩声。

“Bill?”

项允超那边很静,他声音却很小,躲着什么人似的。Bill故意呢喃似的唤他:“项总今天怎么……”

他还未说完,那边清楚的男音透过电话传了过来:“阿超?你不是又后悔和我去孤儿院了吧?”

项允超急急挂了电话,Bill一愣,反手把手里那部项允超给他买的手机摔到了墙角,屏幕上的光闪了片刻,便灭的彻底。

他低头喘息着,过了会儿,又拿起桌上另一只手机给老主顾打了个电话。

对方讶异:“你怎么有空约我?”

Bill一哂,嘴角的弧度勾人,嘴唇开合,吐出粘腻的情话一样的语句:“这不是想你了?你究竟来不来?”

Tbc

评论(6)
热度(52)
  1. 英俊潇洒八戒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