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瓶】出柜

 666粉时@- °桜司 -┆恶意〃的点文,原谅我现在才写……

闷油瓶的宠物店就开在我杭州的铺子旁边,那边人流量还算可以,更何况我也不指望他能赚着钱,其实也就是让他体验一下生活,不至于整天坐那发呆罢了。

胖子说我们应该锻炼锻炼小哥的自理能力,所以宠物店我们都不要去帮。说是这么说,宠物店开张以后我俩还是总往那边跑。一是我终于和小哥在一起了,我是去看看我媳妇儿;二是小哥自己生活都不一定能自理,那一群小动物不得让他弄死。

后来给他买了一堆养殖技术视频让他看,他还真就像模像样的搞起了宠物店。老张家人都长得不错,脸又都年轻,挺多小姑娘就总往宠物店跑,借口是看宠物,实际上一双眼全黏他身上了。

但闷油瓶自己没那方面的想法,又不太懂情爱,一开始总以为那些小姑娘是哪里派的人,老用一双墨黑墨黑的眼睛盯着人家小姑娘,把人盯得脸通红。后来我和胖子一通解释,他才放下心来,每天大大方方坐在柜台后面抱着他那只宝贝金毛看书,胖子闲的没事就去和他喝茶,跟俩提前退休的老爷子一样。

人在经历大起大落后都会元气大损,胖子以前说永远不退休,前几天却和我说,他没力气再继续这一行了,想和小哥一起鼓捣宠物店。

我说那也行,你问问小哥什么想法,万一他不同意——

胖子一挥手,打断我:“哎呀天真,我都问完了,小哥说行,你看他都……”

他正说着,门口突然出现俩姑娘。一个穿上恨天高直奔180,一个顶多到我下巴,俩人完美的形成了最萌身高差,给胖子弄得也有点愣。

长腿姑娘一进门就开始嚷嚷,气势汹汹满脸怒容:“昨天在这儿买的仓鼠,今天就死啦?你们是不是骗子啊?!”

我一愣,昨天只有小哥在这儿,我和胖子根本没来。而现在小哥在楼上补觉,我等凡人当然是不敢去叫醒这尊大佛。可看那姑娘凶神恶煞的样儿,不讨个说法肯定也是不能回去了,我和胖子不禁犯难,一腔热血对着俩小姑娘也不知道该怎么喷洒。只好先采取怀柔政策,让胖子打头阵开嘴炮,我在后面端茶送水了解实际情况,然后视情况看是否要叫小哥下来。

 

“哎哟姑娘啊,我俩也不是店主,店主现在有点事儿让我俩帮忙看店,你要不介意,跟我讲讲是怎么一回事儿?”胖子搬了四把椅子,我和他坐在一侧,那俩姑娘单独坐一侧,阵势搞的跟亚非欧三方会谈似的。我拿了盘瓜子,又沏了壶茶,坐在那儿吹了吹茶叶沫,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胖子仍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唾沫横飞:“这仓鼠在咱家买的啊?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昨天下午我妹妹在这里买的仓鼠,又买的笼子粮食木屑,回去以后一直啃笼子,上网查说是仓鼠害怕,我们也没在意就去睡觉了。谁知道今早上起来就没了?”长腿姑娘冷哼一声,脑袋就别到一边去了。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妹妹就一直低着头不说话,眼睛红彤彤的,看着是还在伤心。长腿姑娘虽说整体妆容精致打扮入时一副女强人的样子,但眼妆也遮不住肿眼圈,看来这俩人也是哭了挺长时间。我和胖子对视一眼,对女人我俩都没什么办法,只好扎煞着手坐在那,茶水放凉了还觉得烫手。

 

长腿姑娘深吸了几口气,扭过头来盯着我俩:“反正你们这卖的肯定是假的!”

 

“哎哟姑奶奶啊,这哪有真的假的的。”胖子哭笑不得,暗地里偷偷掐了我一把,示意我去找小哥下来。他继续道:“你看一个仓鼠也没多少钱,我们也挣不了多少钱,何况这哪有假货啊?我们总不能拿生病的卖给您呀!”

 

“谁知道你这是不是生了病的?万一是快要死了的呢!”

 

我放下茶杯借口说上厕所,赶紧上楼去找闷油瓶,站在他门口我又犯了难。直接推门进去难保不会被他揉吧揉吧扔出来,不进去的话我和胖子两个非当事人也很难插手这事儿。

 

我咬咬牙,开始敲门,心里存着一丝侥幸——万一这闷油瓶子醒了呢?

 

然而我的祈祷并没有什么用,闷油瓶并没有醒,我只好硬着头皮把门推开,自己迅速闪身退到门后,生怕飞出来把水果刀之类的。

 

等了半天,也什么动静都没等到,我这才放下心来,放轻手脚慢慢走进去。屋里窗帘拉着,只能隐约看见床上被子团成个团。

 

“小哥?”

 

闷油瓶没动静,我把窗帘拉开,反身走到他旁边把他被子拉开了一点,露出头顶发旋,我见他没吱声,就又把被子往下拽,露出他整张脸。

 

我这才发现他整张脸都是红的。闷油瓶长得白,红一点都很明显,这下整张脸都像烧起来一样,伸手摸他额头,果然烫得要命。

 

我皱起了眉毛,坐在床边摸了摸他颈侧:“小哥,小哥,醒醒,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闷油瓶估计是觉得冷,缩在被子里还直发抖,一直往我身边靠,闭着眼睛说不出话来,我就又把他往怀里搂了搂,下巴搁在他头顶,闷油瓶身上的热度隔着薄薄的家居服传到我身上,相互接触的地方出了汗,距离近到能听到对方的呼吸。

 

搂了一会儿,我想起了胖子,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就在此时,尴尬的事儿来了。

 

一抬头我就看见了胖子,还有他身后跟上来的俩姑娘。胖子眼睛瞪得老大,视线在我和闷油瓶之间来回移动,惊讶的说不出话,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房间内外一阵尴尬的沉默。

 

完了。

 

我想,我好像得出柜了。

 

end


谁能告诉我lof怎么艾特人;3

评论(4)
热度(18)